热门搜索:

他很想像叶潇上官玉儿这些人一样在明面上为慕容苍山建

时间:2018-11-03 21:34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下三章预览:...的时候,大长老一群人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身为暗夜岛大长老的他,自然不会对突然出现的这些人陌生,因为,这些人是云霄王朝三大杀手组织之一的‘神火’,比起暗夜的实力还要强大,虽然传承的时间未必有暗夜长,但是实力却绝对比暗夜要强很多。 “好一个了不起的暗夜岛。”带头的男人大大咧咧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去,望着大长老,一脸讥讽的笑道:“我倒要看一看,暗夜岛还能够苟延残喘多少时间。”说完对着最上面的慕容苍山点了点头,微微笑着道:“慕容书记可以放心,逃走的那些暗夜岛成员和还隐藏在外面的一些暗夜岛成员......
 
    下四章预览:...容苍山说了一声之后就离开了这里,慕容苍山亲自将九天玄女殿的人送到了门口才回来,看到慕容晚晴等候在门口,不等慕容苍山开口,慕容晚晴就直接担忧的道:“爸,你和叶潇之间,不会等恶魔之城的人离开之后又……” 慕容苍山自然明白慕容晚晴的意思,一脸苦涩的笑了笑道:“眼前是我小看了叶潇。” “小看了?” 慕容苍山也没有给慕容晚晴解释,而是笑着道:“好了,你放心吧,我和叶潇之间再也不会发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这些恶魔之城的人都不简单,你现在就去让下面的人重新准备宴会的东西,食材都用最好的来招......
 
    下五章预览:...篆了?” “三千种?”叶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其他的东西,叶潇还能够保证一点,但是这上古符篆他还真不敢保证,自己到底能够感悟到多少种,他自己都没有把握,笑了笑道:“这个就不知道了。” “你现在感悟到的几种符篆,都属于三千符篆之中的下等符篆,要是你能够感悟到三千符篆之中的上等符篆,对你的帮助才是最大的。”拓跋瀚海笑着道。 “上等符篆?” “恩!”拓跋瀚海点了点头,眯着眼道:“这些我也只是在一些古书上面看到的,具体的只有等你彻底的领悟之后才知道,不过,你树立了这么多的敌人,留在......
 
    下六章预览:...里面去。 而一脸沉思的王妃只是轻缓的抚摸着怀里面的波斯猫,只是过了片刻,整个人又恢复了以往的那种杀伐果断,沉声道:“所有地下赌场的人全部马上退出这里的战场,离开青龙省回我们自己的地盘上。”说完不再理会周围那些一脸不甘心的地下赌场的成员,而是转过头对着身旁那个青年道:“我记得这里附近有一处我们的产业?” “恩!”青年点了点头道:“当初为了监视到龙帮的总部动静,所以就在旁边买了一个酒楼,三层楼……” 看到地下赌场的人已经开始急速的后退,王妃才点了点头道:“去酒楼。” 一群人......
 
    下七章预览:...是奉圣堂的圣主的命令过来负责谈判的,只有他一个人孤身过来的,青牛统领说了,这个李显应该只是一个寻常人,身上没有半点强者的灵气波动,也没有地仙武者的那种气势……” 听完龙帮成员的话,叶潇点了点头,微微笑着道:“请他进来吧!” 而坐在陈雪松旁边的陈天书则是精神一震,对着身旁的陈雪松小声嘀咕道:“雪松哥,这个李显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在我们圣堂的地位不低,算得上是我哥的左右手,我哥的手里面有两部分人,一部分是文臣,一部分是武将,我知道,龙帮也有文臣,不过就只有夏正淳,周凯和慕容晚晴三个人,......
 
    下八章预览:...真正在心底将叶潇当成和自己一样平等的人了,哪怕叶潇现在还只是一个半步地仙境界的武者。 “神火的陈冠璇恐怕都要暴跳如雷了吧!”大长老一脸惬意的望着对面的叶潇道。 “神火剩下来的那一个地仙九重天的武者就要劳烦大长老了。”叶潇微微笑着道。 “那是自然。”大长老点了点头笑道。 一群人没有庆功,直接就向神火城赶了过去,一次‘炼狱之门’让叶潇神魂也变得有些疲惫了,所以在攻打神火城的时候,叶潇,上官玉儿和花无痕,海蜇王这些人都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在战场,一直休息到下午,叶潇的神魂才缓和过......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实力只能够排到第七的慕容紫玉,她真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全文字阅读.】 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根本不能够和叶潇比拟,光是叶潇身上的气血强度就比她强出了很多,再加上,身为慕容家年轻一辈当中的第一人,她也听说过不少关于叶潇的传闻,虽然大部分被她当成是子虚乌有,以讹传讹的东西,但是也没有小视叶潇的存在,看到慕容夜魔背后的那几个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慕容紫玉赶紧提醒道:“她背后那几个人都是慕容夜魔这一脉的人,慕容夜魔是第一高手,而后面那个叫慕容夜歌排名第二,还有那个莫容雨落……”慕容紫玉一口气......
 
    本章提要    一前一后的反差,让不少人都明白了其中的三味。【.】
 
    而安麓山也没有想到,叶潇只是一句话就破坏了自己整个计划,本身就是要兵不血刃的解决掉龙帮的麻烦,现在竟然被高世军这头蛮牛给破坏了,虽然有些愤怒高世军没有听从自己的安排,但是一想到,如果高世军是一个有心机,有城府的人,恐怕慕容苍山也不会对他如此的放心了,抬起头望向慕容苍山,眼神里面满是询问的意思,而后者只是迟疑了片刻,就微微点了点头,看到慕容苍山点头的时候,安麓山整个人也是一颤,一张白皙的脸庞甚至都有些潮红了。
 
    他明白,慕容苍山这一点头代表什么。
 
    他虽然是慕容苍山的义子,但是却一直都隐藏在黑暗里面,他很想像叶潇,上官玉儿这些人一样在明面上为慕容苍山建功立业,但是他知道,自己雪藏起来,也是慕容苍山的计划,只不过,这个计划是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的而已,他是慕容苍山捡回来的一个弃婴,从小就被慕容苍山灌输了很多东西,包括慕容苍山的城府,厚黑,甚至就连慕容苍山自己都不知道,他那一身霸气外露的野心也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浅墨化影响到了他的这个义子。
 
    安麓山深吸了两口气才让自己心绪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他,安麓山,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二十几年了,看到一个面容白皙的男人一步步走出来,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安麓山的身上,只有叶潇,微微眯起了眼睛。
 
    而安麓山发觉,自己的确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看到安麓山,高世军整个人也是一愣,随即想到了安麓山吩咐自己的事,自己现在搞砸了,脸上满是羞愧的神色,叫道:“少爷……”
 
    不等高世军说完,安麓山举起手,示意他不用说下去了,只是拍了拍高世军的肩膀,而其他人也听到了高世军的这一声少爷,不少人脸上都满是愕然的神情,而坐在一起的陈司翰和叶孟浪眼神都是一阵收缩,既然是身为对手,他们又怎么会不把慕容苍山的资料调查得清清楚楚,高世军这一声少爷,其中意思已经不言而喻,想到慕容苍山冰封冷藏了这么多的人,叶孟浪和陈司翰望向慕容苍山的时候,都有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而陈雪松更是一脸愕然的道:“黑寡妇,不是说慕容苍山只有一个女儿么?怎么这里又跳出来一个儿子?”
 
    黑寡妇摇了摇头,视线也落到了安麓山的身上。
 
    安麓山扫了周围的人一眼,才回过头望着慕容苍山,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礼道:“安麓山见过义父。”
 
    “义父?”
 
    不少人都是一脸愕然,显然今天也是第一次听说,慕容苍山还有一个义子的事情,而后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和身旁的几
 

    热门排行